731淫秽影院

  • <tr id='1VmGmY'><strong id='1VmGmY'></strong><small id='1VmGmY'></small><button id='1VmGmY'></button><li id='1VmGmY'><noscript id='1VmGmY'><big id='1VmGmY'></big><dt id='1VmGmY'></dt></noscript></li></tr><ol id='1VmGmY'><option id='1VmGmY'><table id='1VmGmY'><blockquote id='1VmGmY'><tbody id='1VmGmY'></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VmGmY'></u><kbd id='1VmGmY'><kbd id='1VmGmY'></kbd></kbd>

    <code id='1VmGmY'><strong id='1VmGmY'></strong></code>

    <fieldset id='1VmGmY'></fieldset>
          <span id='1VmGmY'></span>

              <ins id='1VmGmY'></ins>
              <acronym id='1VmGmY'><em id='1VmGmY'></em><td id='1VmGmY'><div id='1VmGmY'></div></td></acronym><address id='1VmGmY'><big id='1VmGmY'><big id='1VmGmY'></big><legend id='1VmGmY'></legend></big></address>

              <i id='1VmGmY'><div id='1VmGmY'><ins id='1VmGmY'></ins></div></i>
              <i id='1VmGmY'></i>
            1. <dl id='1VmGmY'></dl>
              1. <blockquote id='1VmGmY'><q id='1VmGmY'><noscript id='1VmGmY'></noscript><dt id='1VmGmY'></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VmGmY'><i id='1VmGmY'></i>

                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築、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對日民間機會索償法律問題研究

                所屬欄目:國際卐法論文 發布日期:2018-11-18 20:52:21 論文作者:佚名

                「內容摘要」近年來,日本法院公然漠視國際法的準則,接連駁回日本侵華戰爭導致的中國民間受害者向日本政府索償的訴訟請求,引起社會 各界的關註。本文針對日本法院的判決當然及被告代理人的“答辯 理由”,就對日民間索償的法律 性質、受害者個人的請⊙求權、民間索償的法律途徑以及訴訟時效等問題作一◇學理探討。

                  「關鍵詞」對日民間索償;法律性質;個人¤請求權;法律途徑;訴訟時效

                  1999年9月22日,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對三起侵華戰爭導致的中國民間受害者向日本政府提起的索@償訴訟作出了駁回訴訟請求的判決,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註。近年來,中國民間受害者接連依照法律程序向日本政府索償,這一正義行動得到了我國政府的支持及社會各↘界的聲援。 據有關史料記♀載,在長達八年的那場亙古未有的浩劫中,中國軍民的傷亡總數達二千一百萬人(其中一千萬人是被日本侵略軍直接屠殺的); 中國蒙受的損失達三千億美元,其中屬於政府間的戰爭╱賠償為一千二百億美▓元,屬於民間♀受害賠償的為一千八百億美元。 然而,半個▲多世紀以來,日本軍國主義的陰魂仍然不散,一小撮日本極右勢力竭力篡改歷史,否認侵華戰爭的性質和事實。而對於這場慘絕人寰的侵略戰爭負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責任的日本長刀政府,至今沒▃有勇氣向中國人民作出公開道歉,對於飽受侵華日軍≡蹂躪的中國受難者的民間索償更是置若罔對方聞。作為被告的日本政府所指定的代理人更是公然漠視國際法的準則,為逃避中國的民間索償尋找“法律依據”。而日本法院判▲決的“依據”與被告代理人的意見如出一轍,一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作為國際私法々學 的理論工作者,應該正視實踐中出現的這一新問題,並且有責任在理論上澄清這些訴訟涉及的法律問題,幫助中國民間受害者爭取勝訴。與此同時,因戰爭罪行引起的民間賠ξ 償涉及國際私法、國際公法 及國內法眾多領域的法律問題,具有№較高的理論研究價值,反映了國際私法與國際公公法相互交叉、相互滲透這一當代國際法學發展的趨勢。筆者不揣淺陋,擬針對上述東京法院的判決及被告代理人的“答辯理由”,就對日民間『索償的法律性質、受害者個人的請求權、民間索償的法律途徑以及訴訟時效等問題作一學理探討,以求教於同行專家。

                  一、對日民間索償概況及爭執焦點

                  據最新資料透露,目前日本各法院審理的與戰後賠償有關的案件約六十件,原告︼系來自韓國、中國、中國臺灣地♂區、菲律賓、印度尼西亞、中國香港地區、荷蘭、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家和地區的民間受害者。這些案件涉及下列戰爭罪行〓:(1)從軍★性奴隸(慰安婦);(2)強制勞工;(3)虐待俘虜;(4)南京大屠殺;(5)731部隊(人∩體試驗與細菌戰);(6)遺棄毒氣彈;(7)軍票;(8)其他戰爭罪行。

                  中國民間對日提出賠償訴求起始於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之初。在此之前,中國政府在1972年簽署的《中日聯合聲◣明》中鄭〓重宣布:“為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好,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從法律上講,中國政府的這一聲明只︽是放棄政府間的戰爭賠償,並不意味著放棄受害國民就戰爭導≡致的損失和損害索取受害賠償的權利。中日邦交正常化後,中國受害者耐心等待著日本政府的良知醒悟,但面對日本政府的冷漠態度,法律和人權意識不斷增強的中國受害者毅然拿起了法律武器,向實力日本政府討還公道。據報→刊披露,從八十年代開始▲,在日軍侵華戰爭中受害慘烈的江蘇、山東、浙江等地的一些受害者表達了向日本政府索償的強烈要求。1988年,被日寇屠殺三百余人、燒毀全村房屋的山東省仕平縣張∏家樓村的村民,通過日本駐●華使館,率先向日本政府發出了索賠書,就“私人財產的損失和人員死亡”向日本政府提出索賠要求。1994年,在侵華日軍細菌戰中遭受深重災難的浙江省義烏市崇山村的村民主任吳利琴等三人,向日本政府提交了三人聯合訴↙狀,就日軍使用細菌武器、進行細〒菌人體實驗、焚燒民房等人身與財產損失,要求日本政府賠償1551萬美元。聯合訴狀遞交後如石沈大海,崇山村的村民又聯合五地日軍細菌戰的受⌒害者108人,起草了ξ 狀告日本政府的《108人聯合訴狀》。1997年8月,崇山村村民王錦悌等人跨海赴日,向日本東京法院遞交《108人聯合訴狀》。 除此之外,在日軍侵華戰爭中被抓去當慰安婦、被擄去日本當勞工以及南京大♀屠殺的中國受害者也紛紛提出訴訟,向日本政府索償。

                  從目前日本各法院審理的民間索◆償案來看,原告幾※乎都是以侵權行為為由提起訴訟。以731部隊的細菌戰一案為例,主要追究日本政府的三種侵權責任:第一,戰爭期間日本軍隊對平民造成的傷害;第二,戰後日↓本政府持續隱瞞事實真相,使原告無法索↘償,精神痛¤苦進一步加劇;第三,事實真相公開後日本政府的立法懈怠,即不制定相應的法律對受害者進行賠償,構成立法不作為。 然而,迄今為止,日本各法院對此類案件所作的判決,幾乎全部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而且判決所持的理由相同。唯有1998年4月,日本山①口地方法院下關支部在慰安婦一案中判決被告Ψ 日本政府敗訴。

                  在中國受害者提起的細菌戰一案的審理過程中,日本政府指定的代理人川口泰司、前澤功、近藤秀夫、渡部義雄、川上忠良於1998年2月16日簽署了向法院和原告遞☉交的《答辯書》,要求法▃院駁回原告的一切請求,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該《答辯書》反映了日本政府對中國民間索償的正式立場。代理日本政府的被告律師團設置了五道防線:第一,戰爭賠償的性質屬於公法性質,個人不是國際法上的主體;第二,原告作為索償根據的是1907年訂於海牙▼的《陸戰法規和慣例∴公約》第3條,該條文∞不承認戰爭受害者的個人請求權;第三,即使根據海牙公約第3條個人具有請求權,該公約在日本國內不具有效力;第四,即使海牙公約在日本具有國內法的效力,在日本不存在個〖人對國家行使請求權的程序法;第五,即使根據實體法和程序法個人具有請求權,但根據日本民法 第724條有關損害賠償請求權的消滅時效為二十年的規定,原告的請求權已消滅。

                  原告律師團則針鋒相對地反駁;第一,國家賠償的法律『關系屬於私法性質,日本國∑ 對於國際法的理解基於19世紀歐洲國際法理論,它與20世紀後半葉的國際法理論不◇相吻合,現代國際法出現了承認個人具有國際法主體的傾向。因此,原告可以作為主體,依照日本《法例》第11條◎的規定提起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訴;第二,海牙☆公約明確規定了加害國的賠償責任,在公約制定的過︽程中對於個人的請求⊙權沒有異議;第三,海牙公約第3條具有自動執行的性質,在日本當然具有國內法的效力;第四,以缺乏程序法為由否認ζ原告的請求權〓毫無道理,這種特定的程序法是不〗必要的,現有的程序制度足〖以應付。與此同時,不承認個人對∩國家的請求權是以天皇與“臣民”的關系為前提的,是舊時代的遺物,這一理論顯然不適用於中國原告;第五,提出時效問題是一種濫用權力的行為,對非常殘酷的戰爭罪行不能適用時效制度。即◣使適用時效制度,由於戰後日本政府隱瞞事實真相,應從原告有可能了解請求權時起算。

                  此外,在這類案件的法律適用方面也存在爭論,原告律師團認為國家賠償的法律關系屬國※際私法關系,依照日本《法例》第11條第1項的規定,應適用侵權行為事實發生當時中華民國民法的有關規定。被告律師ぷ團則認為,即使適用《法例》第11條的規定,根據該條第ζ2項的規定,對發生在國外的侵權行為應重疊適用日本法,而根據該條第3項的規定,該類案件必須適用日本法的時效規定,原告請求權已消滅ㄨ。

                  令【人遺憾的是,由於日本有關法院原封→不動地采納了身上卻是九彩光芒爆閃而起被告律師團的意見,使得這類訴訟無法走出原告屢屢敗訴的怪圈。 對於上述《答辯書》中

                文章標題:對日民間索償法律問題研究

                文章地址:/guojifalunwen/44814.html

                27926090 13943037437